盲目扩张的农商行们,正在支付代价
发布时间:2019-08-14 01 来源: 互联网 浏览量:108

多家农商行评级下调

在监管趋严的环境之下,截止2018年7月底,已有11家农商行评级被下调。

从地域分布来看,被下调的农商行中,北方地区是下调评级的重灾区。其中,吉林省4家:长春农商行、长春发展农商行、双阳农商行、蛟河农商行;山东省2家:山东郓城农商行、山东莒县农商行;河南1家:伊川农商行;山西1家:平遥农商行;安徽1家:桐城农商行。而在南方地区,被下调的两家农商行都集中在贵州省,分别为贵州乌当农商行和贵州怀仁茅台农商行。

为何会有这么多农商行会被下调评级呢?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从评级报告分析来看,这些中小银行评级下调的原因主要集中在资产质量明显下行、不良贷款率大幅攀升、资本充足率指标降幅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上,同时受所处地区经济下滑影响较大。

如安徽桐城农商行是为首家被降级的银行。1月25日,根据中诚信国际发布对安徽桐城农商行的评级报告可知,桐城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造成评级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桐城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由2016年的2.28亿元上升到了2018年的21.54亿元;不良贷款率由原来2016年的1.7%猛增至11.1%;而拨备覆盖率则由2016年的275.71%骤降至41.23%;资本充足率也下滑到了6.78%。

而长春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的主要原因是:截至2018年年末,长春农商行同业负债余额同比减少18%,占总负债的比重为14.65%,同比下降2.55个百分点。同业存单发行力度同比减少7.81%。证券投资资产余额同比减少27%;不良率为1.92%,较年初上升了0.16个百分点。逾期贷款占贷款总额的3.46%,同比上升0.17个百分点。

长春农商行面临着信用挑战。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且非标投资和债券投资出现风险,投资资产质量下滑,且清收处置难度较大;受到业务规模下降和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压力上升影响,净利润有所下滑,未来盈利增长仍面临压力;贷款集中度较高,且非标投资规模较大,加大信用风险及流动性风险管控难度。

长春发展农商行主体评级由AA-调整为A+的原因是:长春发展农商行净息差逐年收窄,由2016年的2.71%降至2018年的2%;净营业收入由2016年的16.18亿元降至10.23亿元;不良贷款余额由2016年的2.93亿元增至6.37亿元;不良率由1.97%升至3.37%。除此之外,长春发展农商行存贷业务客户集中度较高,稳定性较弱;非标投资出现风险,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资产质量和盈利水平下行压力大;同业竞争激烈,产品创新能力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加强;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水平有待提升。

山东郓城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的原因是:截至2018年年底,郓城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0.3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7.27亿元,不良贷款率为9.08%,较年初增长了6个百分点。逾期贷款为18.23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为16%,较上年末增长0.8个百分点,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为9.37亿元,在总贷款中占比8.19%,较上年末上升5.13个百分点。

基于此,郓城农商行面临诸多挑战,包括国内及区域经济下行和担保风险暴露使不良资产飙升、拨备覆盖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质量下滑对盈利产生不良影响、资本相关指标下滑、风险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等。

至于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别由A+下调到A的原因是:截至2018年底,贵州仁怀茅台农商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3.59%,较2017年末上升0.8个百分点。贵州乌当农商行评级分由A下调至A-的原因是:贵州乌当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1.75%,拨备覆盖率38.62%;资本充足率为2.2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0.28%。

根据国盛证券研究报告可知,2018年年底,上海、浙江、江苏的银行业总体不良率均低于1.25%,而东北、中西部地区,产业结构相对单一,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东三省的不良率均在2.9%以上。

对于频频暴露的农商行问题,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

这与农商行的历史包袱不无关系,农商行普遍是由之前的信用社改制而来。相较全国性银行来说,在一些合规、风控等方便会有一定程度上的滞后性。所以才导致农商行在进行不良资产处置方面的弱势地位。

评级下调的代价

银行信用等级可以分为9级,分别为:AAA、AA、A、BBB、BB、B、CCC、CC、C。其中A级代表安全性很强,受不利经济环境影响较小,违约风险很低;C级表示安全性较弱,较易受不利经济环境影响,违约风险较高。除了AAA级、CCC级及以下等级外,每一个信用等级可以用“+”、“-”符号进行微调。

银行评级的好坏对于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影响很大。而此次农商行评级下调意味着在今后进行同业拆借时,这些被下调评级的农商行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这无疑会增加农商行的营业负担。

自去年开始,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就开始呈现分化格局:国有大行不良率稳有降;股份制银行的不良率保持稳定;唯独中小银行承压较重,其中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更是呈现进一步上涨的态势。 

银行评级下调原因一般可以分为资产质量下滑、负债稳定性降低、盈利能力及安全性下降三大类。其中不良贷款率及不良贷款规模出现大幅上升是资产质量下滑具体表现。其具体表现为逾期贷款与关注类贷款占比高,贷款的行业集中度与客户集中度高,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非标投资占比较高且存在信用风险,区域风险持续暴露。

负债稳定性降低具体表现为同业负债依赖度较高,定期存款占比大幅下降。盈利能力及安全性下降具体表现为净利润大幅下滑,净息差较低且持续下降,资本充足率大幅下降甚至严重低于监管要求,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严重。而本次多家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上升是导致银行被下调评级的主要原因。

根据行业内人士分析表示:监管为鼓励银行更真实地暴露风险,对逾期90天以上的不良贷款比例趋严要求,而中小银行处置手段少,账面不良率有所上升,这是影响评级下调的重要原因。当前,我国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风险暴露仍不充分,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在经济结构调整面临的压力下,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会进一步承压。

盲目扩张的隐忧

通过13家下调评级的农商行可以看出,在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整体走高的大背景下。近年除了地方经济下行导致地方企业还贷困难推高银行不良贷款率外,一些农商行盲目追求扩大规模形成大而不强也使得农商行资产质量下滑严重。

长期以来,一些中小银行纷纷将做大规模当成抵御风险的手段,但是农商行在扩表的同时,其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不良认定宽松,最终致使银行资产规模上升的同时,不良贷款也快速增涨。

面对这一现象,监管部门早已多次提示了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出现的扩张风险,并在政策层面进行引导。

如今年1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简称《意见》)。意在推进农村商业银行更好地回归县域法人机构本源、专注支农支小信贷主业,不断增强金融服务能力,支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促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根据《意见》可知:银保监会已经注意到部分农商行出现经营定位盲目扩张的问题,并要求农商行完善适合小法人和支农支小定位的公司治理机制,专注服务本地、服务县域、服务社区,专注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

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可知,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0%,与上年持平。但农商行的不良率却由去年的3.96%上升到了4.05%。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表示,

从2017年开始,银保监会就在推动包括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三类机构以及其他所有机构回归本源,专注主业,这是2019年一项重要的工作。做小做散是防范风险的根本之策,建立完善适合支农支小主业特点的风险管理机制,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相比于大型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不少农商行贷款集中度偏高,抗风险能力也相对较弱。农商行受制于系统、技防、客户资源和员工素质方面的因素,很容易成为每一轮经济波动中金融安全的重灾区。在经济形势好、流动性充裕时,农商行潜在的问题都可以暂时被掩盖。一旦经济下行,流动性收缩,农商行的风险就浮现了出来。

在严监管下,农商行的整体不良率已经被充分暴露。不过从目前来看,农商行整体发展趋势是稳定的,在不同的区域,由于地方区域经济的产业结构不同也会存在差异化的暴露情况,但总体风险仍在可控范围。

不过除了风险暴露的问题外,农商行的发展也并非没有优势。相比于大型银行,农商行信贷人员对当地的企业和经济发展现状更加熟悉。因此农商行在其所在地区仍有很大的业务发展空间。基于此,农商行可以发挥其优势:在深耕地方行业的同时,实行差异化和分散化经营,从而摆脱农商行现有的困境。

科技创新正触发新一轮物流竞争序幕,新物流比拼的是跨界整合能力和大数据算法等科技能力。在此新形势下,整个行业、企业如何抓住在新一轮物流竞争中抓住新机遇?又如何实现内部产业变革与升级,创造出新的竞争优势?

基于这些观察与了解,亿欧物流将于9月20日在北京举办以“科技赋能 智创未来”为主题的——GIIS 2019第四届物流科技创新峰会。如今,峰会嘉宾与议程已经公布,报名通道也已开启,感兴趣的朋友,快马加鞭来参会!

报名链接: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53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乐活化州网 - www.precision-stdpler.com -2012-2019